……

    通讯断开,圣影克野大长舒了一口气。

    一个没有作为的圣影者,极有可能被直接处理掉,究竟是怎么个处理方式连他们这些圣影自己都不知道。

    总之克野不能让自己列入“处理名单”中,他必须尽快处决掉那些游荡在这个社会上的异端威胁!

    幸好他刚刚得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凭借着这个线索他应该可以完成那个遗留在自己处理列表上的重要事件。

    他并不是在这栋大楼中品尝什么美味,他只是在等待一个线人,她可以为自己提供相当重要的信息。

    大概到了黄昏时分,一个将自己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才出现在餐桌前。

    克野打量着这个女人,发现她皮肤苍白,浑身冒着一股古怪的寒气,即便在温暖的大厦里也依靠着几件厚厚的衣裳取暖。

    “你是穆氏的穆婷颍?”克野开口询问道。

    “是,大人。”穆婷颍站在那里,犹豫良久却不敢坐下来。

    眼前的人来自圣城,为天使效力,穆婷颍很少与这样级别的人物接触,自然有些紧张不安。

    “那么你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要提供给我的,话说回来,你身上应该是中了寒迫,我见过一个人也是出现了你这样的病状,但他比你严重多了。”圣影克野盯着穆婷颍道。

    寒迫是一种类似于寒毒的侵蚀力,无法用治愈系魔法驱逐,中了寒迫的人基本上体温很难保持正常,无论在多么炎热的地方都会全身冰凉,痛苦不堪。

    圣影说的中了寒迫的另一个人正是禁咒会的法师穆戎,甚至圣影克野是看着穆戎在寒迫的折磨中死去的!

    这寒迫,正是穆宁雪的手笔!

    所以圣影克野看到穆婷颍身上有相似的症状,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看来这次自己是找对人了。

    “她还活着。”穆婷颍很肯定的回答道。

    “这确实很令人费解,大概她早已经逃出了极南之地,躲在某个我们无法捕捉到她气息的洞穴里,我们圣影拥有特殊的追寻能力,我们尚且不知道她已经现身,也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圣影克野询问道。

    “我们以前是一个队伍的。”穆婷颍此时才坐了下来,看得出来她很害怕寒冷,双手不自觉的捂着服务生端来的热水玻璃杯。

    “队伍??”克野有些不大明白。

    “国府队伍,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枚国府徽章,这枚徽章非常独特,会通过光芒呈现出其他队员的状态,比如说他们的生死,他们所在的方向,以及相隔的距离。”穆婷颍压低了声音。

    克野立刻挑起了眉毛,表现出了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穆婷颍从怀里取出了一枚徽章,她特意观察了周围一番,然后递给了克野,道:“她还活着,你可以利用这个国府徽章找到穆宁雪,不出意外的话,穆宁雪还一直携带着这枚徽章。”

    克野接过了徽章,当他感受到里面蕴藏着的魔法气息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关联魔法器皿,持有者相互可以感应其他持有者的方位,假如穆宁雪没有摧毁掉自己的这枚徽章,克野也绝对可以通过这个关联器皿找到穆宁雪!!

    真是太棒了!!

    原来找到穆宁雪如此简单。

    自己怎么没有想到从她的那些老同学中寻找信息呢???

    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啊!

    若是能够将杀死穆戎的穆宁雪缉拿,自己当初失利的污点就可以彻底抹除了!!

    哈哈哈,真是太关键,好一枚徽章,大概穆宁雪自己都不会想到曾经的老队友会用这样的方式将她给出卖了!!

    “我该怎么回报你呢?”圣影克野饶有兴趣的看着穆婷颍,慢悠悠的问道。

    “让她死得更痛苦,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穆婷颍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恶毒之意。

    穆婷颍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被穆宁雪一箭钉在山壁上的那份耻辱。

    所有人注视着她,她挣扎着却无法摆脱下来,犹如一条被**展览的待宰野狗,穆婷颍到现在为止还感觉那是在昨天发生的,这使得她永远无法在穆庞山中抬起头来。

    更重要的是痛苦一直在持续,寒迫使得她每天到了午夜都冷得像一块冰,火炉开得再旺都驱散不了!

    “这倒是一个挺不错的要求。”圣影克野笑了起来。

    原来是跟穆宁雪有仇的啊,看她这幅病怏怏却狠毒无比的样子,显然在穆宁雪那里吃了不少苦头。

    也幸好有这么一个人,帮了自己大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